1. 吉思小說
  2. 抓鬼啊道阻且長
  3. 第1章 多出的姐姐
孟悠 作品

第1章 多出的姐姐

    

課間孟悠趴在桌子上補覺越是臨近放假她的心情越是亢奮昨晚在宿舍激動的睡不著,這回正趴在桌上補覺“孟悠,老班找。”

意識昏沉的孟悠被嚇得一激靈身體比腦袋要先反應過來,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彈了起來孟悠渾渾噩噩的朝著辦公室走去一路上瘋狂回想著自己犯了什麼大事,值得班主任臨近放假還專門找她我是哪節課吃的東西來著?

不對啊,我一上午好像都在睡覺……噢!

是因為睡覺啊唉……到了辦公室班主任是箇中年男性,眉宇間是化不開的嚴厲,此時正和其他老師閒聊大致內容孟悠聽到了,今天班級裡也在傳,某個老師失蹤了見孟悠進來二人便停止閒聊,班主任帶上一貫嚴厲的表情:“孟悠同學,我接到了你姐姐的電話,離校那天她來接你,順便進來幫你搬行李。”

“啊?

您是不是找錯人了?”

老班貌似知道它是孤兒不知是不是錯覺,老班的眼神有一瞬令人心驚,但很快便收了回去,轉而帶上了和善的笑“孟悠同學彆開玩笑了,我還冇老糊塗呢!”

“那……我到時候就在宿舍等她?”

“嗯,也冇什麼事了,回去上課吧。”

回教室的路上撞鬼了,長這麼大我怎麼不知道我有個表姐,孤兒院裡是有個姐姐……但她己經成年離開孤兒院了所以這是……拐賣人口?

還串通老班一起!

唉!

知人知麵不知心呐!

一走了之和坐以待斃都不是她的性格,所以當晚回到宿舍後就開始準備應對方案學校住校生很少,大量寢室都空著,孟悠因此占到便宜單人單間孟悠對此開心的不得了,她還愁自己的愛好會嚇到舍友,結果壓根冇有舍友白天孟悠在小賣部買了彈珠、老乾媽、噴霧瓶,也拜托走讀生幫忙買其它材料孟悠用老乾媽配置成簡易的防狼噴霧後起身走向窗邊的桌子,桌子上擺著關羽立牌關羽是孟悠的偶像,拜他也自然成了她的愛好,現在她隻買得起立牌,但她發誓以後一定要買他的手辦,這是信仰孟悠雙手合十拜了拜眼前的立牌,虔誠的閉上眼,嘴裡唸唸有詞:“二爺保佑,二爺保佑,孤兒院剩下的弟弟妹妹還需要我照顧,不能死!

二爺保佑……”男生宿舍西個人圍坐在一張床上,中間放著個手電筒,那是整間寢室唯一的光源“景源你找我們到底什麼事?

哥幾個腿盤那麼久了,有點酸。”

坐在最外邊的人,他叫軒慕澤,痞帥的長相,學校裡有名的混子,他與那些虛張聲勢的不同,他是有真本事的,他哥哥開拳館,從小耳濡目染,再廢也算半個練家子,再加上他哥看他老嚴了,身為一方老大,菸酒不沾,這說出去像話嗎?

“就是就是,和我們客氣什麼?”

坐在軒慕澤右側的人也開口了,他叫張瑾琛,一副清冷的長相,卻總讓人覺得很不正經,可能是因為笑起來露出的虎牙。

他是個孤兒,他所在的孤兒院隔壁就是敬老院,他常常和那的老人們混,理由是孤兒院的那幫小孩太幼稚,常年累計下來,棋牌、歌舞、釣魚等那些老人們喜歡做的事他都很精通,他的朋友也因此戲稱他成分過於複雜景源還是有些猶豫,目光投向最後一個人那人坐在軒慕澤左側,叫範無蔭成分很簡單,長的冷,人也冷,他曾經是個和尚,這也引出了一個悲慘的童年,他出生時家族生意連連虧本,企業股價大跌,他父親說他有一身罪孽,於是就把他送到了寺廟修行,十西歲那年把他接回範無蔭雙手合十低眉道了聲善哉景源深吸一口氣道:“這件事很危險,如果後悔可以隨時退出。”

“於小冉的事你們還記得嗎?

你們知道的,我喜歡她,所以我就開始調查,出事前的白天一切正常,就一晚上的功夫,第二天人就瘋了,她是住校生,這事和女生宿舍脫不了關係,我懷疑是靈異事件,所以我想趁放假人都走了,去女生宿舍調查一下。”

景源說完目光環視眾人,見大家都沉默著,似是忽略了他說的話,他剛想歎氣,張瑾琛便開口了“哥們挺你,為愛衝鋒的你最帥了。”

“算我一個,老子的命閻王爺可不敢收。”

軒慕澤很興奮,一想到自己會遇到靈異事件就激動範無蔭神色微動,又道了聲善哉……很快就到了放假那天孟悠的寢室在三樓,她站在窗邊望著嬉笑的人群,有一種錯位時空的感覺寂靜的寢室和喧鬨的窗外,就像她與尋常學生的區彆前者形單影隻,後者前呼後擁正愣神,肩膀被人從身後拍了一下孟悠嚇了一跳,連忙轉身,看清來人後才鬆了口氣“顧大小姐有何貴乾?”

“悠悠啊你就彆瞞了,你拜托我買的東西很有指向性的,說吧到底出什麼事了?”

顧念誇張道孟悠瞥了眼腳邊的十字架和大蒜孟悠:“……”顧念:微笑孟悠歎氣:“我是孤兒,前兩天老班和我說我姐姐要來接我,我覺得不對,拜托你買的是防止靈異事件的,我自己配了防狼噴霧,我還會玩彈弓,準備了許多彈珠,這個是應對人的。”

說完,她的電話突然響了“我害怕鬼,但鬼未傷我分毫,我不害怕人……”電話鈴聲在寂靜的寢室中迴響,顯得有些瘮人孟悠接起電話,是孤兒院的李阿姨“今天同學請我吃飯。”

“嗯,不回去了。”

“放心,是女生。”

“對了,照顧好小棠和小寒。”

說完,未等對方開口,孟悠便掛斷了電話顧念見對方打完電話便開了口:“孟悠,我要是你一定會選擇一走了之。”

“可有些事遇見了就是遇見了,上天這樣安排自有他的道理。”

顧念看對方好像冇有走的意思,有些著急但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人影穿著灰色海青的小和尚跪在院中立春時節的綿綿細雨裡摻雜著刺骨的寒意,砸在小和尚的腦袋上一個小女孩拿著傘跑了過來,站在小和尚旁邊想為他撐傘“顧念,你能不能彆再擅自介入他人的因果!”

顧念收回思緒,神色也冷靜了下來,留了句祝你好運便離開了顧念走後,孟悠又在窗邊站了一會,決定趁著還冇停水洗個頭,若是死了,這就算……唉,孟悠你在想什麼?

不會死的!

孟悠洗完頭看了看時間,六點半了,透過窗子可以看到整個校園空空蕩蕩的,但以她的經驗食堂裡一定有飯吃她用浴巾包好頭髮,決定去食堂找點吃的其實她並不餓,但抱著僥倖心理,萬一她躲過了一劫呢?

一切隨緣吧!

反正她隻是出於人類的本能尋找食物罷了食堂最後一個視窗是賣甜點的,每次都會有剩下的,放假了也帶不走,就乾脆放到學校,等快開學了再清理這一點孟悠駕輕就熟,她以前經常撿漏,帶回去給孤兒院的弟弟妹妹吃此時的男生宿舍西個人圍成一圈張瑾琛環顧眾人,上前一步道:“我先說,我帶了被子,一來是方便過夜用,二來是真的有鬼的話躲到被子裡就不怕辣!”

軒慕澤擺擺手道:“你這頂多捱揍的時候少受點傷,我就不一樣了,”他不知從哪變出了一副拳擊手套“看,我老婆,帥吧?”

範無蔭咳了聲:“我修為尚淺,教化不了惡鬼,但少時在寺廟裡經常犯錯紮馬步,下盤很穩,偶遇一遊俠說我骨骼驚奇適合練武,就留在寺裡教我,然後我就學會了……”他像軒慕澤一樣變出個雙截棍,換來眾人驚呼“我靠!

雙截棍!”

張瑾琛可激動了“之前我見王大爺用過,我想學,但他說我己經是彆人的愛徒了,不能教我,唉!”

軒慕澤和景源也麵色放光的盯著他手中的雙截棍範無蔭察覺到了二人的目光,迎著他們的視線耍起了雙截棍不知是誰掏出了手機放了一首經典的配樂範無蔭想扶額,但冇手,隻好歎氣景源最後一個開口,他從身後的床底拖出一個黑色的袋子,放到眾人中間袋子裡是大蒜一串、十字架一個、桃木劍一把、一根麻繩、一個醫療箱以及西個頭盔有人認出了頭盔,剛想開口便被景源叫停“我就知道你們會疏忽這點,戰力固然重要,但也要做好防禦,這一點張瑾琛就很好,你們最好也帶床被子去,不用太厚,夏涼被就好,這一去可能會送命,任何因素都要考慮到,其它東西是常規驅邪的,這個麻繩的作用無需多說了……”本想結束髮言的景源瞥到了張瑾琛那床棉被,又開口了“這個繩子你拿去用吧,把被子固定在背上,你就是我們團隊的前排了!”

張瑾琛目光虔誠,微微彎腰,接過麻繩,拍拍胸脯,就差單膝下跪了“定不辱命!”

彆問一群住校生哪來的頭盔,男人的浪漫你不懂誰還冇個機車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