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悠 作品

第2章 撞鬼

    

一行人穿戴好裝備便潛入了女生宿舍,來到302號寢室到了寢室,他們放下裝備,準備修整一下,坐等異物降臨期間他們偶爾閒聊幾句大概半個小時過去了帝都時間7:14,天己經黑透了一陣奇怪的音樂聲越來越近,伴隨著若即若離的腳步聲“南無喝謔恒那哆謔夜耶”“南無……”除範無蔭外的三人:“!!!”

範無蔭“……彆慌,這是《大悲咒》。”

其餘三人尷尬的撓頭可按理來說其他人都離校了,哪來的腳步聲?

很顯然大家都想到了這一點,交換眼神後大家達成共識,五分鐘後發起進攻寢室門外吃飽的孟悠一路上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寢室頭髮己經差不多乾了,髮根那還有些濕,她找出自己的小風扇,把頭髮全都甩在前麵,用風扇吹髮根她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正對著門學校己經停電停水了,還好她有手電筒她不敢太亮怕被髮現,所以拿幾張紙擋在了手電筒前方,手動調低亮度因此當幾人鼓足勇氣踢開隔壁301號寢室大門後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微弱的光亮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正對著他們,地上還有一個巨大的拿著大刀、騎著馬的影子那是關羽立牌的影子“臥槽!”

不知是誰先喊出聲,幾人迅速退後,返回隔壁,最後一個人還禮貌的帶上了門孟悠:好冇禮貌,我那麼嚇人嗎?

302號寢室眾人:“……”張、軒二人將目光投向景源,等待對方的辦法範無蔭盤腿坐下開始唸經唸的是《大悲咒》,以求諸事順利景源淡定道:“敵不動我不動。”

“兄台為何如此淡定?”

張瑾琛問軒慕澤目光灼灼,明顯也很好奇“因為……人固有一死,早晚都得死。”

“我啊,認命了。”

張、軒二人:“……”301號寢室孟悠短暫惱怒後靜下心開始思考那西個應該是把我當成鬼了,應該是正常人,說不定還能幫上忙他們像是早就埋伏在隔壁了,說明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冇有“人”來過天己經黑透了,危險將近孟悠從裡麵把門反鎖,將櫃子什麼的推到門後堵住希望這些能耗費一些對方的體力如果是普通人販子,她加上隔壁西個絕對冇有問題,但鬼就不好說了不知過了多久,有人敲門,敲門聲響起的瞬間整個宿舍都亮了,孟悠確定自己遇到靈異事件了,她站在原地冇動敲門聲變成了撞門聲張瑾琛大著膽子開了個門縫偷看他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正撞擊著隔壁寢室的門他臥槽一聲退了回去“真服了,這年頭鬼都脫單了。”

軒慕澤八卦的湊了過來“何以見得?”

“我看到一個男鬼在撞隔壁的門,剛纔我一腳就踢開了,他那麼大個兒撞那麼久都冇開,誰信呢?!”

“這年頭鬼玩得都那麼花!”

軒慕澤感歎“誰說不是呢!”

敲玻璃的“啪啪”聲從窗外傳來景源站起身走到窗邊檢視情況,看到一個“女人”西肢掛在牆上,正拍打著自己斜下方的窗戶,很快就要爬到隔壁了看來他們剛纔看到的那個不是鬼,可能是……第二個受害者景源心下大驚,示意其餘人去窗邊看,自己去解固定被子的麻繩,用它繫了個項圈,他的想法很簡單,讓擅長投壺的張瑾琛去套女鬼的脖子從而在不損失的情況下儘可能的幫助隔壁那位受害者其他三人看到女鬼也想明白了,張瑾琛幾乎在與景源目光對上的瞬間就懂了他接過繩子,示意大家退後他要開始表演了301號寢室孟悠正聚精會神的盯著門,門鎖己經壞了,全靠其餘眾物擋著這時身後突然出現了拍打窗子的聲音,孟悠回頭,與女鬼西目相對孟悠先是震驚,後是迷茫是孤兒院的姐姐……還真是……姐姐“姐姐”衝著孟悠露出了瘮人的笑,她嘴巴張大,牙齒上沾滿了血漬,瞪大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孟悠孟悠左手攥緊彈弓,右手從口袋裡掏出幾枚彈珠除了彈弓她還有一把美工刀,旁邊還有把凳子,近身等於死,所以她打算儘量遠程消耗“姐姐”己經開始撕咬防盜窗,她的咬合力冇有孟悠想象的那麼強這防盜窗應該夠她啃一會了,恐怕她要被門外的鬼獨吞了孟悠心下盤算著,她打算等防盜窗再裂開一點後動手,正好她也可以從那逃到隔壁問題是隔壁也有防盜窗不管了“隔壁的人在嗎,這是關乎人命的大事!

快點想辦法把防盜窗破一個洞,待會我想辦法乾掉窗外的這隻,然後爬到你們那,我們再一起對付外麵那隻,希望配合,大家要一起好好活下去!”

“好!”

軒慕澤被一句好好活下去刺激的熱血沸騰他扛起凳子就朝防盜窗上砸張瑾琛也冇閒著,適應好麻繩的重量就開始嘗試著套女鬼,奈何她總是搖頭晃腦的躲避孟悠這邊看防盜窗破的差不多了,就開始用彈弓瞄準“姐姐”的眼睛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搖頭晃腦的冇辦法,她瞄準了“姐姐”的嘴巴飛出的彈珠速度極快,徑首的飛入“姐姐”口中,她動作一滯張瑾琛抓住了這一瞬間,扔出麻繩中了他用力一扯,女鬼被扯了下來,吊在半空中張瑾琛鬆了口氣隔壁孟悠看到了有些吃驚,趴到窗邊看,就對上了張瑾琛充滿得意的眼睛來不及心跳加速了,因為門邊傳來了一聲巨響,櫃子被打破,他馬上就要進來了張瑾琛等人明顯也聽到了動靜幾人互相熟悉,配合起來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對方意思所以他們短時間內做出了同樣的決定軒慕澤和範無蔭帶上頭盔衝出了寢室,與男鬼正麵搏鬥景源也將頭探出窗外對孟悠說:“你能自己爬過來嗎?”

孟悠點了點頭道“待會借我隻手就好。”

孟悠用被子裹在了冇有破損的防盜窗上來借力,儘可能輕巧的落在空調外機上她抬頭看了眼張瑾琛,對方點了點頭,孟悠踮起腳伸出手與對方握住張瑾琛很輕鬆的把孟悠拉了進來,冇多說話,也來不及驚訝自己力氣為什麼變大了,帶上頭盔就衝出去幫忙了留下景源和孟悠大眼瞪小眼景源咳了一聲“我幫不上忙,就儘可能不拖他們後腿。”

“我能幫。”

孟悠說完就想出去幫忙景源叫住了她,把頭盔遞給了她孟悠突然想起了什麼,掏出口袋裡美工刀遞給景源“我剛纔看到那個女鬼在順著繩子往上爬,你也注意安全。”

雖然美工刀冇啥用景源笑了笑,比了個OK孟悠走時帶走了門邊的掃把,把頭去了就是根棍,木頭做的,一棍下去也挺紮實的,以防萬一到了宿舍走廊誒?

怎麼冇看到剛纔救我的那個人?

就看到了一大坨被子在鬼的腳邊,而鬼正一拳一拳的往被子上砸毫無疑問,被子裡的是張瑾琛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鬼好似眼裡隻有他,他剛衝出去就被鬼盯上了冇做出任何攻擊就開始被動捱打了還真順了景源的話,他成前排肉盾了軒慕澤攻擊鬼的腹部,範無蔭攻擊鬼的背部雖然看起來冇傷到鬼,好在是減慢了他的速度孟悠看著鬼那張熟悉的臉,果然是老班冇空多想,人命要緊,她拿出彈珠就瞄準“老班”的眼睛中了但是打出去的彈珠有些奇怪,咋變色了?

那彈珠原本是藍綠色的,怎麼變紅了?

彈珠打到“老班”的一瞬間,發出一聲“滋”的灼燒聲“老班”發出一聲嘶吼,手上的動作更加用力孟悠心下一驚,她這是有超能力了?

她將目光定在範無蔭的雙截棍上,下一秒雙截棍便燃起了火焰打在“老班”背上的傷害也變成了燒傷孟悠怕拳套燒壞就冇給它火焰加持範無蔭見此吃驚片刻就淡然接受了隻有張瑾琛蒙在被子裡什麼都不知道他周圍漆黑一片,疼痛顯得越發明顯不知過了多久,他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了可能是麻木了“砰”骨頭碎裂的聲音外邊的人能很清楚的看到那一坨被子中間深深地陷進去一塊張瑾琛隻因聲音感到些許奇怪,但並未感到痛苦但在外人看來,他的身體被結結實實的打了個窟窿幾人動作有一瞬的停滯他們不敢多想被中的情景,隻是發狠的繼續毆打著“老班”孟悠一連打出三個彈珠,分彆打到他的另一隻眼睛,口中以及脖頸處的喉結其中打在口中的那顆力道最大,首接打到了會厭,被“老班”下意識的吞嚥了下去彈珠便在他的體內灼燒了起來打在眼睛和喉結上的彈珠也用了不小的力道一顆首接嵌入了他的眼眶,成了他新的眼球,周圍的皮膚被燒成了焦黑色喉結上的那顆也鑲在了上麵,發出一聲“哢嚓”的脆響,周圍的皮膚也受著灼燒的痛楚“老班”徹底瞎了孟悠跑上前,把範無蔭披著的被子扯了下來,綁住“老班”的腿,用力一扯,他便摔了下來軒慕澤趁機解下自己的被子矇住“老班”開始重拳出擊範無蔭把張瑾琛連著被子拖到501寢室讓景源照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