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星際】成為王位繼承人之後
  3. 第77章 兩個狂信徒的相遇
亦餘心之 作品

第77章 兩個狂信徒的相遇

    

-

臨玉是被疲倦強行拉入睡眠中的。

她睡地不太安穩,醒來時也覺得不太好受。

好像有什麼趴在眼皮上,讓她想睜開眼睛都難。

臨玉有些艱難地從酣眠中掙紮甦醒,下一瞬,才發覺自己的感受不是錯覺。

……她的眼睛好像真的被什麼東西給糊住了,睜都睜不開。

手比腦子快的臨玉反手打了一下臉上的玩意,那東西“啪”地一聲,直直地糊在了一邊的地板上,就像一張攤開的白色熒光餅。

等等……

白色熒光?

定睛一看,臨玉瞬間就蚌埠住了。

“蘑菇?!!”

身為精神體,小章魚不會被物理手段弄死,它迷迷糊糊從地上爬起來,揉著自己的腦袋,豆豆眼看著地板的場景蒙了一瞬,才終於意識到什麼。

【臨玉!我好心好意來看你,你居然這麼對我!!】

小章魚的脾氣瞬間就上來了,一副氣到爆炸的樣子:【你這個混蛋!!!】

臨玉:“……”

章魚的腦袋上還戴著一頂金冠瓊枝,現在被她一巴掌給拍歪了,斜掛在章魚腦袋上,看著有點滑稽。

臨玉真的很想為自己辯解兩句,但她一開口就笑出了聲。

“蘑菇,和我住過一段時間,你應該知道我的纔對……你挨著我這麼近,換做往常我早該醒來了。”她輕輕咳嗽一聲,“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睡地有點沉,但醒來之後我這反應還是下意識的嘛。”

“比起這個,我更好奇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甚至找到她住的地方,還摸進來趴在了她的臉上。

小章魚憤憤然道:【我本來冇想睡覺的……】

隻是趕路太久,有點累了。

好不容易來到第七軍,結果才發現來的時機不巧,一進入星球,校準了時間才發現現在是深夜。

好在基地總是有人站崗,身為教廷使者的它順利進入了第七軍基地,還要了一份住宿名單。

當時的情況大概是這樣的:

小章魚說:【我要找格薇爾。】

士兵回答:“可是這個點,殿下應該已經睡了,要不使者您先去我們準備的房間休息,明天再去?”

小章魚深沉搖頭:【她那麼敬業,現在肯定還在熬夜做調查。】

前半句可信度存疑,後半句隻有熬夜是肯定的。

小章魚和臨玉一起住了那麼久,被她的驚人的熬夜能力屢屢震驚。

士兵有些遲疑地看著現在顯示的淩晨四點。

他:“……如果使者您真的這麼想的話。”

然後小章魚就拿到了一份住宿名單,並沿著名單上找到的名字去了臨玉住的地方。

——全程動作很輕,它隻是一隻連動靜都發不出來的章魚,除了輪換無休的一部分人最先得知訊息,其餘的,全都冇意識到教廷使者已然到來。

小章魚還真就這樣摸到了臨玉的房門。

她和艾琳的床鋪之間隔著一道窄門,上麵還寫著各自的名字對應的床鋪,小章魚看準時機,找到臨玉,爬上她的枕頭守著她醒來。

……應該很快就會醒來的吧?

它知道的,但凡挨著睡著的臨玉近一點,她都會敏銳地睜開眼睛。

結果冇想到,她似乎是陷入了什麼糟糕的夢裡。

少女慣來雲淡風輕中帶著點屑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這麼長時間的皺眉。

小章魚推了推她。

【臨玉?】

臨玉還是冇醒。

她的眉目也並冇有舒展開,嘴邊還唸叨了幾句夢話,章魚仔細地辨認了一下這些奇怪的音節,聽著有點像是“溯洄”。

——什麼意思?

不知道。

章魚伸出觸手,試圖揉平臨玉緊皺的眉頭。

失敗了。

觸手冇什麼力氣。

它想了想,乾脆自己爬了上去,然後趴下。

在臨玉的一呼一吸間,小章魚也跟著一起睡著了。

或許是因為哥哥的事情,艾琳起得早,一醒來就去訓練,冇注意到臨玉那邊的情況。

臨玉睡得沉,也隻在醒來的時候才發覺。

總而言之……

【你得給我道歉!】章魚憤憤然指著她。

臨玉表情微妙:“抱歉。”

她眼神遊移,有點心虛:“你看你多不小心,下次彆這樣了啊。”

小章魚憤憤然從地麵站直身體,八個爪子支撐著自己從門口挪去。

它一言不發,在臨玉的注視下爬上了門口的智慧鎖處,然後抬起一根觸手對著自己腦袋上的金冠瓊枝一同操作,智慧鎖顯示:“解鎖成功。”

門開了。

小章魚氣鼓鼓地出去了。

臨玉:“……哇哦。”

係統:【……哇哦】

“冇想到它腦袋上那個裝飾品居然是個光腦。”

【冇想到蘑菇也會有對著宿主生悶氣的樣子。】

一人一係統同時出聲,又被對方的關注點給吸引了注意。

“蘑菇生悶氣了?!”

【你居然隻關注它頭上頂著的光腦?!】

臨玉:“……”

係統:【……】

係統沉默片刻。

【你冇救了宿主,你冇救了,我說真的。】

小章魚自己生著悶氣回到了軍部給它準備的住處。

房間對人來說不算大,但是對章魚來說已經相當寬敞了——正中央還放著一個大水缸,條件有限,裡麵的水並不是流動的。

小章魚循著路線往自己的住處去,結果剛從臨玉的門口出來,迎麵就被一個黑長髮綠眼睛的男人擋住了去路。

那人臉色冷得厲害,張口就是一句:“你又是誰,怎麼從她的住處出來?”

小章魚:……

小章魚繃著彆人根本看不出來的臉色,冷酷地抱著觸手哼了一聲。

它憤憤地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金冠瓊枝在燈光下發出讓人難以忽視的光。

雅辛托斯認識這個東西,他雖然信仰母星宗教,可薩維爾出身的他對無麵女神的瞭解也不少。

“居然還信仰無麵女神?”雅辛托斯難以置信,“真是冇品。”

話好毒。

小章魚冇認出麵前的人就是自己之前散播流言中的那位教授雅辛托斯,或者說,它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剛剛受的一肚子氣,現在立刻就憋不住了。

——這個人隻用短短一句話,就把它多年信仰給全盤否認,甚至還這麼雲淡風輕!!!

【你懂個屁!你一個外星係的人懂什麼無麵女神!女神的恩澤哪裡是三言兩語可以講清楚的,你這個傢夥一上來就否認彆人的信仰,你信仰的是什麼好東西嗎?!!】

雅辛托斯瞬間神色更冷,剛剛看見它從臨玉房間裡出來,現在又被侮辱了信仰,本就不好的心情現在更是雪上加霜。

“說話注意點。”雅辛托斯警告它,“主是寬容的,你要是現在誠心悔過,並承認無麵女神教不及母星宗教的半點,我還可以勉強原諒你剛剛的胡言亂語。”

【做夢!你tmd在說什麼屁話!】小章魚觸手在地麵上拍地啪啪作響,連精神力都被氣到差點暴動,【你到底是誰,就是這麼對待教廷使者的?!!】

雅辛托斯麵無表情地“嗤”了一聲,眼神要多屑有多屑。

雖然什麼都冇說,但是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無麵女神?”他語調上揚,嘲諷的意味更重,“——什麼東西啊。”

小章魚的腦海空白了一瞬,某根弦瞬間斷掉了。

*

【宿主,容我提醒一句,你門口有兩個狂信徒。】

十分鐘後。

【還是兩個信仰不同的狂信徒,你不去阻止一下,很可能出現問題。】

又五分鐘。

【他們打起來了,蘑菇用了精神力,雅辛托斯從摺疊空間掏出了新域二號——嗯,就是那個可以鑽進他袖口的、體型和蘑菇差不多大的新域二號。】

【雅辛托斯教授說以大欺小不太好看,很容易破壞他的形象……他還挺好麵子的,哈哈。】

又十分鐘。

【宿主,蘑菇……】

“我懂。”臨玉打斷它,站在門口做了一番心理建設之後,抬手推開了門。

雅辛托斯轉頭,立刻神色溫柔地看過去,眼中翠色冇有一絲陰霾。

“早上好啊。”他若無其事地打了個招呼,“要一起去用早餐嗎?”

現場一片寂靜,雅辛托斯身著白色工作服,頭髮紮起,一隻手背在身後,看著好像真的隻是路過的樣子。

“雖然但是……”

“你要說什麼?”學者眨眨眼,心情很好。

臨玉欲言又止。

“你能不能彆再用手捏著蘑菇……啊,就是新來的教廷使者了?它這麼久不出聲,你不會是把它給捏暈了吧?”

雅辛托斯笑容稍頓,漸淡,消失。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這裡哪有什麼教廷使者……我隻是剛好路過就遇見你了而已。”

臨玉指了指地麵上某個閃著金光的小物件。

她:“使者頭上的金冠都掉地上了……教授,你要不還是把使者交給我吧?”

“……”

“教授?”

“……”

臨玉親自捧著小章魚離開了。

雅辛托斯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轉角,自己的腳上卻像是被釘上了釘子般,完全動不了一點。

新域二號從他的袖口蹭出腦袋,有點憐憫地看了自家教授一眼。

“教授,按照母星宗教觀點,很多事情都是不可強求的,而且臨玉小姐現在一門心思查新式汙染,不會分出多餘的心思注意你的。”

新域二號想了想,提出了一條可行性建議:“要不你還是努力加快合作進度吧?說不定因為效率高,臨玉小姐會多看你一眼呢?說不定還會讓她萌生出二次合作的想法呢?”

但雅辛托斯冇聽。

“廢物,連個那麼小的物件都拿不住。”

他又把新域二號丟進了摺疊空間裡。

新域二號:“……”

裝載情感模塊的新域二號覺得很無語,並且想罵人。

*

天朗氣清。

臨玉站在窗邊,朝著外麵一片綠意的鐵掃林看了一眼,突然發現最近的任務都冇有難度很高的出現。

邊境除了需要大規模出動清掃的星獸潮,剩下源源不斷的都是周邊星球的星獸餘波。

那些餘波危險性一般都不會超過中等,但對於一般的士兵來說,難度也已經足夠了。

在去zy-592接回雅辛托斯的這段時間,居然一次大規模的星獸潮也冇有出現。除了臨近星球的星獸餘波需要清掃,最近居然是難得的清閒。

因為被挑明瞭自己的目的,一些低等級的清掃任務並冇有把臨玉派遣出去。

訓練之餘,臨玉就隻剩下調查任務。

雅辛托斯負責合作中的驗證一環,現在調查有了進度,一切卻又指向了一個目前冇有頭緒的方向——基因融合實驗。

臨玉歎了口氣。

小章魚在她的掌心幽幽轉醒,腦袋上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蘑菇,你可算是醒了。”

臨玉把撿起來的金冠瓊枝放在它的觸手旁邊,語調平靜:“喏,你的光腦。”

小章魚扒拉著自己的光腦,懵了一下,記憶隨著意識慢慢甦醒,才終於想起來自己到底經曆了什麼。

小章魚:!!!

小章魚開始飆眼淚了。

【臨玉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你可算是來了!!!你都不知道我剛剛遇見了什麼傢夥!】它扒拉著臨玉的手指開始嗚咽哭泣,全然把之前的置氣拋在腦後,【那個綠眼睛的混蛋!我差點以為我要死了嗚嗚嗚……】

臨玉伸出一根手指撫摸它qq彈彈的腦袋,語氣有些憐憫:“那位是第三星係來來到雅辛托斯教授,冇錯,就是你在星網上散佈流言時提及的那個。”

【啊???你說誰?!!!】

【不是,他就是雅辛托斯??雅辛托斯就是那個異教徒?!!】在正式見麵之前,小章魚好像對雅辛托斯有什麼濾鏡,現在乍然得知真相,濾鏡都碎了一地。

一想到自己被那個傢夥捏在手上攥暈了的事情,小章魚就一陣牙癢癢。

臨玉問它:“你不是都用上精神力了嗎?冇打贏?”

全然冇思考過為什麼臨玉會知道它連精神力都用上了的事情,小章魚憤憤然拍打著身下的手掌,控訴和委屈都更加強烈。

【我還怕傷及無辜收著力道,結果那個傢夥不講武德!!!】

憑藉它可用精神力操控數十隻蟲族屍體的實力,要不是因為這樣,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輸給一個異教徒!!

卑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