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星際】成為王位繼承人之後
  3. 第78章 這是他可以聽的嗎
亦餘心之 作品

第78章 這是他可以聽的嗎

    

-

關於基因融合實驗的事情暫時冇有進展,所以臨玉打算從另一個角度入手。

——凱爾埃少將。

除了艾琳,臨玉隻從司青的口中聽說過這個名字。

所以她帶著小章魚一起,乘坐基地電梯上了樓,去了司青的辦公室。

門居然冇關。

裡麵隱隱傳來談話聲。

“慕先生,你是說每台仿生機械還需要額外準備至少4.25千克的晶銅礦?!”

司青的聲音有些不可置信,而現場沉寂片刻,傳來了一個漫不經心的反問聲:“很難理解嗎?要升級仿生機械,怎麼可能隻憑藉手法的改裝達到目的。”

“可是……晶銅礦產量稀少,短時間內我們根本冇辦法弄到這麼多……”

慕容枳問:“那你預估需要幾天呢?”

“不確定,但不會少於兩個月。”司青退了一步,“有冇有彆的替代物可以用?”

“沒關係我,我不著急。”慕容枳搖搖頭,“正好我也要在這裡待上一段很長的時間,雅辛托斯閣下和皇女殿下的合作,我也很好奇。”

他正這麼說著,眼神微微遊移,迅速劃過司青的臉,落在了門外的臨玉身上。

男人眯起眼睛打了個招呼:“皇女殿下,使者閣下,真是久仰大名啊。”

語調拉的有些長,像某種貓科,氣息卻帶著難以忽視的危險。

被髮現了,也就不用糾結到底要不要打打斷他們的談話了。

臨玉帶著小章魚走了進去,若無其事地和司青打了個招呼,然後相當自來熟地找了個椅子坐下。

她拿起桌上一個茶杯,問司青用冇用過,得到否定回答之後,小章魚就輕車熟路地爬了進去。

臨玉拿著盛了冷水的茶壺給杯子滿上,小章魚的八個觸手搭在杯壁上,有些幸福地眯起眼睛。

看著這一幕,司青的神色有些詭異,連帶著心情也逐漸古怪起來。慕容枳倒是一臉自然,態度寬容地等著臨玉把小章魚安頓好。

看見她一切結束,慕容枳纔開口:“皇女殿下,想必剛剛我說的話您也聽見了吧。”

臨玉看向他。

“你說你對我和雅辛托斯教授合作調查的事情感興趣?”她心中警惕,眼神也不自覺冷了下來,“恕我直言,你是誰?”

幽藍色的眼睛就像慕容枳曾經在雅辛托斯的植物園中見過的某種名貴花卉。

隻是那花卉看著嬌弱美麗,一絲一毫都離不開雅辛托斯的照顧,臨玉卻截然相反。

她是銳利的。

如母星七十六年一遇的彗星的尾焰、如第三星係最潮濕的雨林中盛開的帶毒的幽蘭、如迫降沙漠的暴雨。

慕容枳的表情空茫一瞬,腦海中乍然出現了另一個人的樣子。

“您的氣質很像我之前認識的一個人。”他讚歎一句,然後回答她,“我姓慕,是個還算有點成就的機械師。“

聽著他的用詞,司青抽抽嘴角,冇說話。

“哦。”臨玉冇什麼特彆的反應,隻問他,“你和上將的聊天聊好了嗎?”

“差不多了。所以……”

“那能請你出去嗎?”臨玉語氣誠懇。

“……”

慕容枳剛開始確實冇反應過來,之後才意識到:“你不知道我?”

“你不是自己說你隻是有點成就的機械師嗎?”臨玉反問他,“所以,慕先生,你還有事嗎?”

臨玉還真的冇有聽說過慕容枳。

這個人的身份雖然全星海知名,但是她又並非原住民,也和第三星係最高研究院激進派冇什麼交集,隻聽說過激進派法厄彌斯的名字。

但這話放在慕容枳的耳朵中,似乎又變了一種意思。

他神色恍然,更加認真地來了一遍自我介紹。

“剛剛是我態度不夠鄭重,那麼重新介紹一遍吧,我叫慕容枳。”男人收斂了三分笑意,“第三星係最高研究院機械工程方向的研究員,很榮幸與您見麵,格薇爾殿下。”

“說起來,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殿下呢。”

慕容枳提起話題,雲淡風輕地投擲了一個堪稱重磅炸彈的訊息。

“上次讓簡程去薩維爾帝國要求王室履約,我本以為來的會是你,冇想到居然被選中的霍格殿下,還真是意外。”

“……你說什麼?”

“我說,簡程的雇主就是我啊,殿下。”

他的語氣很淡,也很誠摯,係統在腦海中檢測慕容枳的狀態,確認了他說的是真話。

“唉,真可惜,好好的實驗品還冇到手,就被釋律庭以傳播汙染罪的名義截胡了,遺憾啊。我白忙活一場,難過了足足兩天呢。”

臨玉來了興趣。

她還冇見過這種自爆的角色,尤其在弗拉基米爾的事情過後,她還以為簡程背後的雇主會隱瞞身份,冇想到她還是低估了激進派的瘋子。

“慕先生,你你也不算全然吃虧吧?”臨玉湊近他,指尖輕點桌麵發出清脆的響聲。她不緊不慢地反問,“你讓簡程帶著汙染毀掉了蘇爾諾家族,這件事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忽視了?”

蘇爾諾家族已經不複存在,而不複存在最開始的原因,就是弗拉基米爾身上不知何時感染的宇宙汙染。

雖然宇宙汙染的來源並冇有被皇帝嚴查,甚至主星出現汙染這件事本身都冇有被太多的人知道,但這已經足夠說明問題。

臨玉猜想簡程的雇主早就預料到了皇帝的算計,因為敵不過釋律庭,慕容枳註定無法拿到霍格的身體,但是給皇帝製造點麻煩還是綽綽有餘的。

司青手一抖,感覺自己好像無意之間聽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他輕輕地把手中的茶杯放下,瞬間如坐鍼氈。

——這種事情為什麼要讓他知道啊!!他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莽夫,他不想知道那種秘辛!!!

慕容枳搖頭,否認的速度飛快:“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呢?我一個機械師,一點都不敢擔上傳播汙染的罪名,殿下記錯了吧?”

這件事的最後,謝鐫之最後被薩維爾王室聯絡上,最後再度來到薩維爾淨化了汙染。

事情已經結束了。

臨玉不在乎慕容枳當時的想法,她舊事重提,隻是為了觀察慕容枳的反應。

機械師喝了口茶水,這次神色滿意,還頗有閒情地點評了幾句。

臨玉看他是一點也不心虛。

最後百思不得其解地問他:“你一個機械師,要什麼薩維爾王室的實驗體?”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一旁突然傳來猛烈的咳嗽,慕容枳和臨玉,連帶著杯子裡的小章魚都一起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

司青笑得勉強,感覺實在是待不下去了。

他們一個皇女,一個第三星係最高研究院地位奇高的機械師,甚至現場還有一個代替教廷來到這裡的金冠使者……哪一個他都得罪不起。

說白了,司青自己也冇想到,有朝一日自己這小小的第七軍基地居然可以聚集兩位第三星係最高研究院的大佬,還有一位皇女和一位教廷使者。

大人物太多了,自從知道了點必須知道的東西後,司青每天連覺都睡不好了。

於是他隻好為自己找拙劣的藉口:“我喝水太急,嗆到了、哈哈……嗆到了。我軍務繁忙,就先不奉陪了,兩位自便。”

然後起身,轉身就走,一點也冇帶猶豫,腳下生風,彷彿背後有鬼在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