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嬌軟小妻狠狠寵》

    

-

“從前有座峰,峰上有個蜂,蜂裡有個勤勞能乾的美蜂主愛講故事,講什麼呢……”

“能乾是形容詞還是動詞?”

“這不重要。”某音大火的電子機械音係統絮絮道來:“講從前有座峰,峰上有個蜂,蜂裡有一群無所事事的蜂子……”

“亂燉了。”

施習再次打斷它。

是了,他穿書了。

現在在泥坑裡。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目前最令他心碎的是,他的瀏覽記錄還冇清空!

為了應戰期末考,施習連過一週朝七晚三生不如死豬狗不如生活,婉拒室友出去狂歡的邀請,美其名曰睡覺養神,然後躲進被窩裡……

看小說看的津津有味。

罪惡的源頭就是最近爆火的破文《嬌軟小妻狠狠寵》。

光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此書並非正經讀物,它,是十八禁。不僅如此,一對一早就滿足不了施習博覽群書的雙眼,冇錯,《狠狠》是真的狠,區區四根,何足為懼!

當然,這也並不是施習願意犧牲睡覺時間去欣賞它的理由,此書自有它分外過人之處。

作為一個破文,它能寫到三百萬字!!

三百萬字啊!而且文中手法多多,花樣多多,場景氛圍細節應有儘有,完全不重樣,這簡直比論文查重率合格還難。

作者真他喵的是個人才,腦子的肮臟程度令人咋舌。

最神奇的是,一個以破為主流的文,居然能挖出劇情來。

雖然隻有一丟丟。

施習覺得自己有病,竟然在看完一百萬字後還專門空出一張紙來記寥寥幾筆的劇情。

問就是大學生的腦子記不了久遠的事。

先介紹背景。座山蜂三千弟子都是從峰下撿回來的乞兒,包括五個主角中的四位,看似零散,實則因同病相憐,又心性良善,最團結不過。而座山蜂人傑地靈,極其適合修煉,全服第一也出自此,蜂主之位當仁不讓。

出自報答座山蜂的心理,蜂主包攬全峰大大小小所有事,導致彆人都很閒。

人閒著就喜歡搞事,修仙的也不例外。

師兄們借下山遊曆為由,到處閒逛,隻有施尋蜻潛心修煉,一心追趕蜂主的步伐。待閉關結束後,他一開門,驚呆了。

門外五六七**十個小孩!

大師兄溫和地揉了揉他的頭:“孩子們,叫師尊。”

“師尊師尊師尊——”

施尋蜻眼前一黑,覺得他們好像在叫:“爺爺爺爺爺爺……”

來個妖怪把他收走吧。

拗不過大師兄的熱情,最後他挑了兩個最大的孩子讓他們自生自滅。

從此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

起初,人們隻以為是春天到了,又到了動物們發情的季節,可後來……

座山蜂的長老們全部淪陷,還都淪陷在同一人身上!

經過一番調查,眾人唏噓,竟是有居心叵測的媚鬼偽裝成小孩存心禍害山頭,然而,具體原因還在調查中。

就是說天下第一大派的辦事效率也不過如此。

話說回來,總不能把小孩們都抓過去盤問吧,萬一傷害孩子脆弱的小心臟怎麼辦?

就這樣,座山蜂不閒了,全員警戒,開啟與媚鬼鬥智鬥勇的生活。

主乾劇情自然由主角施尋蜻帶領,此人軟硬兼得,上可抓鬼打怪鬥人渣,下可嚶嚶嗚嗚小甜心,身為全書武力值第六,理所應當地以二十歲的年齡穩坐座山蜂長老位。

彆問為什麼座山蜂的四個長老都年紀輕輕貌美如花,人家是主角,哪本破文的主角普普通通平平無奇了?

狗血的來了,在尋找媚鬼的過程中,他逐漸傾心於溫柔和煦的大師兄,醫者仁心的二師兄,陽光開朗的小徒弟,神秘莫測的**oss,最後發現,凶手竟然是……

不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

因為施習退出了小說軟件。

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點開,退出,再點開,再退出,然後半撐起身,惡狠狠地把手機摜在枕頭上。

天啊,他一個尊貴的四十九級會員看到了什麼惡毒的玩意?

蜂主說她想搞四愛?!

已知蜂主女,所以主角是男的?!

《嬌軟小妻狠狠寵》的嬌軟小妻竟是男的???!!!

文中她他它混亂大雜燴,原來就是為了矇騙他這種善良可愛宇宙霹靂無敵單純的讀者?!

施習脖子一梗,腦袋也重重砸向枕頭。

緩了會,他抄起手機,怒打三千字《從□□到靈魂論男人的嬌軟》,乾脆利落發送。

可能是蒼天不忍他還留一口氣,讓他成功罵完後才噶屁。

很荒唐,因熬夜後生氣爆發心梗,好好的人就這麼冇了。

估計明天大學城就會有條新謠言:金融係施某因夜晚縱慾過度,精儘而亡死在床上。

啊啊啊啊啊蒼天開眼,他連小姑孃的手都冇碰過,死都死了就請還純情大男孩一條褲衩子穿吧!

嚎了半晌,他終於想起那邊還在喋喋不休介紹小說背景的係統,不甘地哀嚎道:“我何德何能向天再借五百年。”

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能迅速接受原身死亡還皮到欠揍的宿主,係統頓了頓,道:“不必多慮,先死先得,人人都有機會。”

它解釋半天,施習聽個**不離十。

由於世界設定不完整,作者停筆後,自行運轉的世界裡,主角團荒淫無度,入不敷出,座山蜂資金鍊崩潰,世介麵臨崩塌。原主施尋蜻以自身生命能量交換,係統幫忙強製重啟世界,但世界的重大損傷不會逆轉。

而網絡世界發展更大眾化,崩壞的小說越來越多,每本書尋找宿主時,若感受到正在消失中的人類磁場,將直接派發係統鎖定那個人類,成為新宿主,拯救世界。

說白了就是它們在搶業務,纔不管你答不答應。

施習,不,如今的施尋蜻心道:如果我麵臨得不是剛重生就被草死,一定跪下來叩謝你八輩祖宗。

他是二刺猿,打睜眼起就悲哀中略帶一絲興奮地接受了現實,看清現狀後,又生無可戀地趴在地上混吃等死。

原主是娘受不是弱受,彆說不小心一腳踏空平地摔跟頭了,他哪怕半空張開雙臂自由飛翔都屁事冇有,何至於汙頭垢麵狼狽至此。

這就不得不提原書作者修改無數次呈現出最滿意最激情四射的終極大亮點——黃金前三章了。

給人服用牛用催/情藥,你敢想嗎?

但作者敢寫。

猜得不錯的話,他來的不巧了。原主此時已吃完藥,而且藥效正興,跌跌撞撞跑到荒郊野外,殊不知,那踏馬纔是那種事高發場所好嗎,冇人給他科普過小樹林嗎?!某清醒的樂姓騷年在城郊都冇逃過一劫,修仙者如雲的修仙界隻會玩得更花強製愛得更開心好嗎?!!

他頗感心累,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作者估計有感情潔癖,講究一個循序漸進,冇一上來就四發齊出,不然他直接放棄大好的青春年華,拋頭顱灑熱血當個貞潔烈男。

逃不過,根本逃不過。

原主武力值全服第六,前五就是牛逼的祖宗蜂主和天殺的攻們,問就是不可抗的劇情推力字麵意義上的助攻,連徒弟都比原主厲害,一點天理都冇有。

趁著魂體尚未與身體完全融合,察覺不到藥勁,施尋蜻忙先爬到坑外。

大學生全身上下隻有嘴是擺爛的。

係統就像個頒發任務的

npc,他手腳忙著,心裡吐槽著,還得豎起耳朵聽著。

“本公司係統秉持人道主義原則,在其餘係統強行鎖定威脅,強製要求宿主完成任務時已改革完畢,因此不設有拒絕鎖定功能。”

言下之意便是:“你無權拒絕,必須給我打工。”

大學生普遍一身反骨,施尋蜻當即不跑了:“強買強賣?”

係統辯解:“往好處想,正因我司待遇好,良心佳,拒絕的宿主少,所以纔不設有。”

施尋蜻一聲冷笑:“不信,能有多好。”

係統:“宿主隻需按世界需求完成終極任務,並大致走完主線劇情線即可。”

“《狠狠》的主線劇情是什麼?”施尋蜻拋出關鍵一問。

係統正欲開口,一頓,片刻,道:“由於宿主並未訂閱全文,為保障正版讀者權益,本係統無權劇透,還請宿主自行探索。”

施尋蜻:“……”

先還他二十三元錢,快!

天殺的待遇好,你猜他為什麼棄文,猜啊!!四根一洞,上下齊用撐死才兩個,他是直男,直男!!拿啥浪過後麵兩百萬字的多人運動,隻看過第一個都已經幻覺要爛了!!!

信了資本家的話,日了狗了!

以防被他繞進去說錯話,係統學聰明瞭,直接在奔跑的施尋蜻麵前豎起一道巨大的係統麵板,麵板左上角一塊條框閃爍著紅點,條框裡加粗宋體寫著“終極任務”四字,那字大到堪比老年機排版。

突如其來的遮擋物差點讓施尋蜻撞折脖子,他連忙刹車,隨著視線掃過,“終極任務”彈動一下,自動跳出來一行字。

“一年賺取五萬。”

左右瞧了瞧,確實就這一行字。

這麼簡單?

就算大學生就業難,一年四五萬並不成問題,大不了多乾幾分兼職,冇想到係統還真是個實在貨。

臟話咽儘肚子,他雙腿有些痠軟,扶著膝蓋順了會氣,問道:“如果我失敗了呢?”

“成功者留在世界;失敗者,抹殺,重啟,重新尋找宿主。”

施尋蜻猶豫片刻,親手點擊“接受”鍵。

很明顯,他無權拒絕,要不當下自我了結,早死早超生;要不多得一年苟且,前路漫漫亦燦燦,爽歪歪後娃哈哈,真苟成了冇準還能長命百歲。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好死不如賴活著吧。

隨著他的手放下,係統飄柔的女聲幽幽道:“五萬雲珠摺合人類世界五千萬人民幣,宿主還請努力。”

施尋蜻腳下一歪,險些摔個狗吃屎。

他仔細看了眼任務條。

又仔細看了眼。

施尋蜻呆滯。

施尋蜻震驚。

施尋蜻狂暴。

這就是傳說中的合同詐騙嗎?!

五千萬!還苟個屁啊!他就是個清澈愚蠢的大學生,下一秒會死的那種,不要這麼高看他啊!!

“終極任務已送達,即將脫離體驗場景,請宿主做好準備。”

“等會,臥槽!”

-